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张佳乐值得最好的。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双花】八月的K市很热

写在前面:

时间线做了一点变动,唐昊和小远提前出现在百花了,账号卡也是

ooc,很ooc

祝大孙生日快乐。






      八月的K市很热。

      酒(并没有酒)足饭饱,训练室开起小空调,年纪小的几个队员蹲在训练室门口一起玩儿手机。

       没有办法,训练室不让带手机,要玩只能在食堂里玩,但食堂没有空调。既想吹空调,又想玩手机——初中数学最短路径问题: 站在食堂与空调之间的训练室门口。

       邹远闷声发大财,火速占领了风口位,斜倚门框,好不惬意。

       唐昊姗姗来迟,心生一计。

       唐昊拿出手机:

[德里罗]: 远儿,你觉不觉得张副最近有点奇怪。

       邹远着实被这个远儿吓了一跳,但他吹着空调,依然冷静:

[花繁似锦]: 怎么说……

       唐昊故作神秘:

[德里罗]: 你看——

       邹远一脸问号。

       只见张佳乐从房间摸出来: 你们好,吹着呢?

       邹远疑惑的看了一眼唐昊。

       张佳乐挠挠头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有点小事想问问你们,是这样的,你们平常送礼物都会送些啥?

       邹远: 看……看送给谁了,如果是队长的话,我会送一套繁花血景的模型。

       张佳乐: 哦哦懂了谢谢,改天请你吃酸辣粉!

       说完跑了。

       邹远陷入了片刻的呆滞: ?怎么回事,副队有女朋友了吗!

      唐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张佳乐突然变的如此曹操,他只是想随便找个借口让邹远离开那个风口,好让他享受享受清凉一夏。现在他的套路计划赶不上变化,此时正思路空白,听了邹远说话缓缓张口: 那,那孙队知道吗……

       邹远更震惊了: 什么意思,难道孙队也喜欢张副的女朋友吗?!那他俩万一打起来我帮谁好?

       唐昊并不明白邹远的思路到底是朝哪个方向开了伏龙翔天加速度狂奔,此时的焦点人物孙队吃饱喝足,恰巧溜达到训练室门口,看见两个灵魂出窍的小孩儿,一手一个拎进了训练室: 你俩,罚站呢?

       唐昊&邹远: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千古奇冤啊!

       孙哲平大手一挥: 要吹空调进去吹,朕准了。

       唐昊不再纠结风口不风口,邹远不再纠结三角恋不三角恋,一齐躲进训练室里体验全身凉快去了。

※※

       八月的K市很热,晚上也很热。

       月明星稀虫儿飞,张佳乐从百花俱乐部的大门溜出来,在街上漫有目的的闲逛。

       当然不是为他和孙哲平虚无缥缈的共同暗恋对象女朋友操心,因为今天是八月十五号,月亮挺圆的,后天就是七月十七,月亮还会更圆。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天,是七夕节、乞巧节、居然还是孙哲平的生日。

      七夕,多么美好的节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张佳乐想约孙哲平过七夕。且要约的不露声色,弯的无迹可寻“给孙哲平过生日”这个理由简直是天赐良借口,任谁也不会发现他的狼子野心,就算是叶修看了也要感叹一声: 真是真挚的直男正副队之情!我和吴雪峰都非常羡慕!(此处应有掌声)

       张佳乐由头想的美美的,在街上晃了两圈,想起了邹远的建议。等他走到柜台前,看见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的模型)正骚极的在柜台上凹造型,底座上还撒了不少花,不禁感叹: 太好看了!正欲掏钱入手一个落花狼藉,又转念一想——

     “我要是只买一个落花狼藉送给他,那就不是繁花血景了,况且底座的花少了一半,不不不,万万不可。”

       他脑补了一下,百花缭乱(的模型)一个人在柜台上,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这合适吗。

      于是掏钱准备购入一套。

     “送人家礼物,还送个我(的模型)配套凑一对儿……简直司马昭之心,唯恐他人看不出来……”

       张佳乐嘟嘟哝哝的想了十分钟,放弃了塑料小人。

       他很失落,失落到连续俩晚上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只能凭借“100个让你非常舒服的视频”才能入睡。

※※

       八月的K市很热,凌晨也很热。

       热的张佳乐翻来覆去,视频也不看了,摸出手机发短信:

[百花缭乱]: 大孙,你今天有空吗。

       孙哲平很闲,他正有意了解一下他的副队忙活了两天在作些什么妖,换句话说——他就是在等这一条短信。

[落花狼藉]: 有空,准备约我?

       那个约字似乎是块烙铁,意绵绵,情切切,良宵花解语,静日玉生香……烫的张佳乐手机都快飞了。

[百花缭乱]: 是啊,我准备约你……

       一墙之隔的张佳乐拿着块烙铁艰难打字,情感让他在这里断句,但理智要求他续上最后几个字补全句子,一通天人交战之后,他最终向面子屈服:

[百花缭乱]: 约你去过生日

[落花狼藉]: 好,明天晚上战队有假,一起出去?

       张佳乐带着喜悦的心情强迫自己睡着了。

※※

       八月十七日,K市艳阳高照,热的要死。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高温炙烤了一整天的水泥地,到了晚上依然烫脚。张佳乐带着孙哲平穿过两条蒸笼大街,来到了他昨晚紧急电话预约的海底捞。

       对,紧急预约,你们根本不知道海底捞座位到底有多难排。

       坐下开火,羊肉片在咕咚咕咚的翻滚。四周都是约会地点剑走偏锋的小情侣,他们两个大男人混在中间,略显尴尬。

       张佳乐灵光一闪,离开了现场。

       孙哲平&火锅: ?

       过了一会儿,张佳乐拎着挂在墙上的意见簿回来了,可以看出他还向前台要了一支笔,并得意的把笔揣在衣兜里,意见簿递给了孙哲平。

       张佳乐勤俭节约,只见写满中英双语各式各样的“我爱你”的第一页,夹缝中生存一般的塞着他的字:

      【大孙生日快乐】

      孙哲平也不翻页,长手一伸,抽出张佳乐衣袋里的圆珠笔开始笔走龙蛇,写完了反扣在桌上推回去,自信的仿佛甩出去一打钞票。

       张佳乐翻过来,只见上面写着:

       【我也是。】

       八月的K市很热,海底捞里也很热,开了空调也热。

评论(1)

热度(13)